人不如故

钢笔表现技法,从手残到手部残废

……一边试着捞梅林一边想国服换什么……然后我考虑的几个就都出来了???
看来国服大号小号都只能换崔悲伤了

求助orz
日服不知道选哪个
话说真的有人会回吗orz

发明水墨渲的不是疯子就是想要我们变成疯子
试了几个小时一个成功的格子都没涂出来OTZ

发现QQ的滤镜好骚啊

从来没有这么真切的意识到渲染的重要性
要好好收集插件了

最后一张是修改过的线稿

做了一个梦
在大概是新中国以后但是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反正还算好过的某个时代,最后一个老侠客已经非常非常老了,老年痴呆了。
他的孩子也老了,她和她丈夫看起来也是老人了。但是她们一边赡养老人一边不知道要不要原谅他年轻的时候抛下女儿的事情。
老人的功夫也就拿来给他们的家(大概是个民国的小院子)揭地砖而已。
有人千里迢迢来看老房子,要申遗。知道了这件事想要也拍下来记录一下。女婿觉得无论如何也是家里人和外人有别,就随便应付过去了。因为地砖是第一块特别特别难取下来,后面就简单了。所以老人用很厉害的武功把它吸起来的那一刻没有被人记录。
他也不去说自己原来有多么厉害,他只记得要补偿女儿了。
但是大概是我的视角的一帮学生去找他还是会给我们讲故事,藏女儿给的糖给我们。
他好老啊,老到没有人真正会相信他的时代,自己也记不得自己的故事了(他讲的都是江湖逸事)但是他的身体还很好,女儿女婿可能要比他都走得早。其实本来他们家已经无力维修老房子了,他只是想为女儿做些什么却不得要领,而老房子要被政府收了。

地砖大概是因为我对建构和钢笔表现技法的怨念orz
我觉得比起厌弃,还是大概知道那么一个伟大的时代但是它却在我们的懵懂中逝去了更加令人伤感
其实真的涉及了很多问题哪天自己来写写吧
不要脸打tag

鱼……不小心错过了万圣节
大概是自设的幼恩幼C闪
其实蛮像的圣诞老人什么的23333

完蛋了我发现我不仅在音游里追星,而且还吃下了邪教cp……

悲剧orz
上色上到一半选择了不保存
干脆先停
还没有开始画作业后面几天大概就只能拼命赶了

还没有画过彩色的小恩果然绿色很难驾驭

再一次的歪了……看见骑阶卡面简直是崩溃的

读心go真的即使我似乎欧了一点点还是抽不到想要的

明明当初想着要是有教授大概会有老福就来教授了的

放弃挣扎
还以为开学还能再画两张
果然毁了

大概是十年中的某一年的秋叶原
发现自己真的总是在画街景

日服在剑刷up也歪到了,所以画一张吧
感觉自己似乎在去了一趟欧洲之后真的欧了起来